中国的职业院校很多就是流氓学校

2014-03-14来源 : 互联网

在**江苏省代表团分组讨论中,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苏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提出,企业需要有真正技能的人才,不一定要求那么高学历。她建议,国家取消“三本”招生,并将该部分计划划入职业教育。

陈丽芬代表反映的人才培养与企业需求错位,可以说是个现实问题。一方面,众所周知,现在很多“三本”包括其他本科毕业生,就业形势严峻,找到工作起薪也不高。另一方面,很多企业和陈丽芬的企业一样,急需技能型人才,哪怕学历不高也可开出较高薪酬,但并不容易招到。如果社会人才供应情况能有所变化,就业难和“用工荒”都能得到缓解,两相适宜。

然而,陈丽芬设想的“取消三本改为职教”,看上去似乎很美,实现起来却没那么简单。*先,取消“三本”的话,“三本”院校和它们的学生是否愿意?要知道,不少“三本”是民办院校,有比较自主的办学权,而学生也是自愿报考的。其次,就算强行取消“三本”,它们都改成高职,设施、师资等是否适合进行职业教育呢?另外,即便那些现有的职教学历技能人才,难道就不能继续进修本科学历吗?高技能和高学历,本身并不存在矛盾。陈丽芬说德国仅有约20%的学生进入大学,80%的年轻人接受职业教育,其实,德国的职业教育照样有本科层次,比如柏林西门子公司与柏林高专合作的“双元制”毕业生,就有工程学士学位。

事实上,从企业的角度来看,是既需要有本科甚至更高学历的综合人才,也需要以应用技能为主的生产性人才的,后者多数有中高职学历即可,但并不能说“三本”或者本科生对企业就毫无用处。重要的是,在人才培养体系中,不同学历层次应当有合适比例,不同专业也应当有合适比例。现在“三本”不招待见的重要原因,是文科、管理类专业太多,而企业不需要那么多这方面的毕业生。如果“三本”毕业生多是应用技术类,企业难道会嫌学历太高?

而对中国的高等教育来说,除了学历、专业结构比例需要更合理之外,还需要提高人才培养的质量。事实上,现在不但本科层次在大幅扩招后,培养质量不尽如人意,就是社会上一直力挺的职教,人才培养质量也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高,毕业生并没有想象的那么“吃香”。陈丽芬说,中专毕业的技工,她可以给月薪8000元,实际这只是极少数工人。现实中,大多数高、中职毕业生,并没那么高的技能,起薪也就两三千块*。不少地方的高职、中职学校,学生素质差,学风不好,甚至被民间称为“流氓学校”,教师也教不了多少技能,毕业生照样为就业发愁,很多家长宁可让孩子中学毕业直接打工、学徒,也不送孩子上职业院校。

要改变国人崇尚高学历,轻视高职、中职教育,宁愿让孩子上“三本”而不上职校的不合理现状,需要扭转社会观念,也要调整高等教育结构。但很多像陈丽芬一样渴求技能人才的企业主也要意识到,高技能人才的培养和成长,企业也是有责任的。你光开得起高薪,“蓝领”员工没有体面劳动环境,缺乏进修和发展的机会,能有多少高技能人才愿意来呢?指望“取消三本改为职教”,技能人才就会招之即来,是一厢情愿。要解决制造业“用工荒”,企业不妨多加强与院校合作,这样,既能让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更有针对性,也更容易招到适用人才。

标签: 教育资讯

联系电话:023-62873158      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金州大道94号财富森林2幢
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:渝B2-20120016 渝ICP备11000776号-1 北京动力在线为本站提供CDN加速服务

Copyright©2004-2019 3158.CN.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叁壹伍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3158招商加盟网友情提示:投资有风险,选择需谨慎